首页 - 资讯 - 话题 - 艺术家 - 旅游 - 遗产 - 专家 - 专题 - 研究 - 机构 - 商城 - mp3 - 视频 - 词典 - 网址 - 论坛 - 博客
首页  |   民俗新书架  |   民俗著作  |   民俗论文
民俗研究频道 > 民俗著作 > 正文
  老母宫神仙源脉(4)  
添加日期:2013-1-7 11:08:00 作者: 新闻来源:福客网 阅读:
关键词:

 

 (九)骊山老母传奇逗人心魂
  
  骊山老母这位远古仙人,自补天造人之后,一路走来留下了很多脍炙人口的传奇故事。因古语骊、黎、梨音近,所以,民间有把骊山老母称黎山老母或梨山老母。《西游记》中,骊山老母曾邀请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试禅心,唐代在骊山为李筌传授《黃帝阴符经》秘义等故事。而且,还教出许多法术高强的女將。这些女將包括战国时代齐宣王的妃子钟无艳,大唐女将樊梨花,宋代女将刘金定和穆桂英等。这些传奇,虽然是口口相传,不足以为凭,但亦可以说明,骊山老母早已扎根在人们心中,她的故事已深深地融入到中华民族传奇文化的血液之中了。
  
  1、骊山老母试禅心
  
  话说孙悟空、猪八戒、沙悟净在观音菩萨的精心安排下,一一都拜唐僧为师出家做了和尚,跟着唐僧西行取经。佛道门中,有句俗语叫“出家初心,即道心。”意思是说,初出家时,都抱有一颗坚定的决心,誓要悟道成仙。殊不知,成仙成佛不是一日寒。需要久久苦炼、功德圆满,方能证道成仙。唐僧师徒虽然聚齐,但是,保不准猪八戒在众仙设置的磨砺关上,经不起考验,打退堂鼓,半路还俗。这样,就取不回真经,取不回真经事小,违背了我佛如来法旨、辜负了唐王的厚望事大。骊山老母看在眼里,却急在心里。思来想去,没有一个好办法,便邀请来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商量,经过一番研究之后,于是,如此这般地为唐僧师徒搭建了一座招亲舞台,只等师徒四人上演,以便试其真心。
  
  却说,孙悟空大战流沙河,唐僧收了沙悟净。师徒四人,了悟真如,跳出性海流沙,顿开尘锁,浑无挂碍,径向大路西去。历遍了青山绿水,看不尽野花闲草,日往月来,转眼又至深秋,师徒四人来到一座山前,但见,满山枫叶如火,菊花金黄。秋风吹得蝉儿也懒得吟唱,只有蟋蟀拼命地叫喊不停。几只飞行的大雁渐渐南去,天空只空留下西边那点点晚霞。唐僧说:“徒弟,如今天色已晚,却往哪里安歇?”悟空说:“师父说话差了,出家人餐风宿水,卧月眠霜,随处是家。又问哪里安歇,”猪八戒说:“哥啊,你只知道你走路轻省,那里管别人累坠?自过了流沙河,这一路翻山过岭,身挑着重担,老大难挨也!须是寻个人家,一则化些茶饭,二则养养精神,才是个道理。”悟空说:“呆子,你这般言语,似有报怨之心。还象在高老庄,逸懒不求福的自在,今后再也没有了。既然进了佛门,就必须吃得了辛苦,才配做师傅的徒弟。”八戒说:“哥哥,你看这担行李多重啊?”悟空说:“兄弟,自从有了你与沙僧,我又不曾挑着,哪知多重?”八戒说:“哥啊,你看看:“这,四片黄藤蔑,长短八条绳。又要防阴雨,毡包三四层。匾担还愁滑,两头钉上钉。铜镶铁打九环杖,篾丝藤缠大斗篷。如此许多行李,就老猪一个人每天担着走,你我都是师父徒弟,却拿我做长工!”悟空笑着说:“呆子,你和谁说话?”八戒说:“哥哥,与你说话。”悟空说:“老孙只管管好师父,你和沙僧,专管行李马匹。如若怠慢了,在师傅看不到地方,我狠狠揍上你们一顿。”  八戒说:“哥哥,你这是以力欺人。我晓得你的心性高傲,你是不会挑的;但师父骑的马,那般高大肥盛,只驮老和尚一个,教他带几件儿,也是弟兄之情。”悟空说:“你说他这马呀!它可不是凡马,它是西海龙王敖闰之子,名叫龙马三太子。因为纵火烧了殿上明珠,被他父亲告了忤逆,身犯天条,多亏观音菩萨救了他的性命,他在那鹰愁陡涧,久等师父,又幸得菩萨亲临,却将他退鳞去角,摘了项下珠,才变做这匹马,愿驮师父往西天拜佛。这个都是各人的功果,你莫攀他。”那沙僧闻言说:“哥哥,真个是龙么?”悟空说:“是龙。”八戒道:“哥啊,我听古人说,龙能吞云吐雾、飞山过岭、翻江搅海。怎么他今天走得这么慢?”悟空说:“你要他快走,我教他快走你看。”于是,把金箍棒揝一揝,万道彩云生。那马看见拿棒,恐怕打来,慌得四只蹄疾如飞电,飕的跑将去了。那师父手软勒不住,尽他劣性,奔上山崖,才慢慢大步走来。师父喘息始定,远远看见一片松林旁边,有一座房舍,门前小桥流水,桥边野菊凝霜铺金。房屋画栋雕梁,甚是壮观。但是,却不见牛羊鸡犬,显得非常静安。 
  
  唐僧正按辔徐观,悟空兄弟也已赶到。悟净说:“师父不曾跌下马来么?”唐僧骂道:“悟空这泼猴,他把马儿惊了,早上我还骑得住哩!”悟空笑着说:“师父莫骂我,都是猪八戒说马行迟,故此让他快些。”那八戒因赶马,走急了些儿,喘气嘘嘘,口里唧唧哝哝的说道:算了!算了!轻松走路不腰痛,还戏弄我这挑担的。”唐僧说:徒弟啊,你且看,这里有座庄院,我们正好借宿。“悟空闻言,抬头举目,见那半空中祥云笼罩,断定是神仙点化,但他却不敢泄漏天机,只说:“好,我们借宿去。”
  
          唐僧下得马来,沙僧歇了担子,八戒牵了马匹说:“这家人像是个富实之家。”悟空要进去,唐僧说:“你我出家人,要避些嫌疑,不能擅入。等有人出来,再以礼求宿。”八戒拴了马,斜倚在墙根之下,唐僧坐在石鼓上,悟空、沙僧坐在台基边。很久无人出来,悟空性子急,跳起身,进入门里一看:原来有向南的三间大厅,帘栊高控。屏门上,挂一轴寿山福海的横披画;两边金漆柱上,贴着一幅大红纸的春联,上写着:丝飘弱柳平桥晚,雪点香梅小院春。正中间,设一张退光黑漆的桌子,上面放着一个古铜兽炉。悟空正偷看时,忽听后门内有脚步声,走出一个半老不老的妇人来,娇声问道:“是甚么人,擅入我寡妇之门?”慌得悟空连声道谦道:“小僧是东土大唐来的,奉旨向西方拜佛求经。一行四人,路过宝方,天色已晚,特奔老菩萨檀府,借宿一晚。”那妇人笑语相迎道:“长老,那三位在那里?也请进来。”悟空高声叫道:“师父,请进来。”唐僧才和八戒、沙僧牵马挑担而入,只见那妇人出厅迎接。八戒馋眼偷看。见那妇人,穿一件织金官绿纻丝袄,上罩着浅红比甲;系一条结彩鹅黄锦绣裙,下映着高底花鞋。鬓角斜簪着两个纯金钗。云鬓半苍飞凤翅,耳环双坠宝珠排。脂粉不施犹自美,风流还似少年才。
  
  那妇人见了他三人,更加欣喜,以礼邀入厅房,一一相见礼毕,请各叙坐看茶。那屏风后,忽有一个丫髻垂丝的女童,托着黄金盘、白玉盏,香茶喷暖气,异果散幽香。那人绰彩袖,春笋纤长;擎玉盏,传茶上奉。对他们一一拜了。茶毕,又吩咐办斋。唐僧拱手道:“老菩萨,高姓?贵地是甚地名?”妇人说:“此间乃西牛贺洲之地。小妇人娘家姓贾,夫家姓莫。幼年不幸,公姑早亡,与丈夫守承祖业,有家资万贯,良田千顷。夫妻们命里无子,止生了三个女孩儿,前年大不幸,又丧了丈夫,小妇居孀,今岁服满。空遗下田产家业,再无个眷族亲人,只是我娘女们承领。欲嫁他人,又难舍家业。适承长老下降,想是师徒四众。小妇娘女四人,意欲坐山招夫,四位恰好,不知尊意肯否。”唐僧闻言,推聋装哑,瞑目宁心,寂然不答。那妇人说:“舍下有水田三百余顷,旱田三百余顷,山场果木三百余顷;黄水牛有一千余只,骡马成群,猪羊无数。东南西北,庄堡草场,共有六七十处。家里有十年吃不完的米谷,十年穿不完的绫罗;一生有使不完的金银。你师徒们若肯回心转意,招赘在寒家,自自在在,享用荣华,却不比往西劳碌?”那唐僧也只是如痴如蠢,默默无言。 那妇人又说:“我是丁亥年三月初三日酉时生。故夫比我大三岁,我今年四十五岁。大女儿名真真,今年二十岁;二女儿名叫爱爱,今年十八岁;三小女名比怜怜,今年十六岁,都不曾许配人家。小妇人虽是丑陋,但小女们,都有几分颜色,女工针指,无所不会。因是先夫无子,即把他们当儿子看养,小时也曾教他读些儒书,也都晓得些吟诗作对。虽然居住山庄,也不是那十分粗俗之类,料想也配得过列位长老,若肯放开怀抱,长发留头,与舍下做个家长,穿绫着锦,比你们餐风饮露,西去取经强多了
  
  唐僧坐在上面,好似雷惊的孩子,雨淋的蛤蟆,只是呆呆挣挣,翻白眼儿打仰。那八戒闻得这般富贵,这般美色,他却心痒难挠,坐在那椅子上,一似针戳屁股,左扭右扭的,忍耐不住,走上前,扯了师父一把说:“师父!这娘子给你话,你怎么佯佯不睬?好歹也接个话。”那师父猛抬头,咄的一声,喝退了八戒说道:“你这个孽畜!我们是出家人,岂能富贵动心,美色留意,这是什么道理!”那妇人笑道:“可怜!可怜!出家人有何好处?”唐僧说:“女菩萨,你在家人,有何好处?”那妇人说:“长老请坐,等我把在家人好处说与你听。在家人:春赏百花秋看叶,夏享凉风冬吟雪。四时受用般般有,八节珍馐衣不缺;衬锦铺绫花烛夜,强如行脚礼米勒。”唐僧说:“女菩萨,你在家人享荣华,受富贵,有穿,有吃,儿女团圆,果然是好。但不知我出家的人,也有一段好处。你看看,出家人:出家立志本非常,推倒从前恩爱堂。外物不生闲口舌,身中自有好阴阳。功完行满朝金阙,明心见性返故乡。胜似在家贪血食,老来坠落臭皮囊。” 那妇人闻言大怒道:“这泼和尚无礼!我若不看你东土远来,就该把你们骂出去。我倒是个真心实意,要把家缘招赘汝等,你倒反将言语伤我。你就是受了戒,发了愿,永不还俗,好道你手下人,我家也招得一个。你怎么这般执法?”唐僧见她发怒,只得谦谦叫道:“悟空,你在这里罢。”悟空说:“我从小儿不晓得干那般事,教八戒在这里罢。”八戒说:“哥啊,不要栽人,大家从长计较。”唐僧说:“你两个不肯,便教悟净在这里罢。”  沙僧说:“你看师父说的话。弟子蒙菩萨劝化,受了戒,等候师父。自蒙师父收了我,又承教诲,跟着师父还不上两月,更不曾进得半分功果,怎敢图此富贵!宁死也要往西天去,决不干此欺心之事。”那妇人见他们推辞不肯,急抽身转进屏风,扑的把腰门关上。把师徒们撇在外面,茶饭全无,再没人出。八戒心中焦燥,埋怨唐僧道:“师父忒不会干事,把话决裂了。你好歹含糊答应,哄些斋饭吃了,今晚落得一宵快活,明日肯与不肯,在乎你我了。似这般关门不出,我们这清灰冷灶,一夜怎过!”悟净道:“二哥,你在他家做个女婿罢。”  八戒道:“兄弟,不要栽人。从长计较。”悟空道:“计较什么?你要肯,就教师父与那妇人做个亲家,你就做个倒踏门的女婿。他家这等有财有宝,一定倒陪妆奁,整治个会亲的筵席,我们也落些受用。你在此间还俗,却不是两全其美?”八戒道:“话便也是这等说,却只是我脱俗又还俗,离妻再娶妻了。”沙僧道:“二哥原来是有嫂子的?”悟空道:“你还不知他哩,他本是乌斯藏高老庄高太公的女婿。因被老孙降了,他也曾受菩萨戒行,没及奈何,被我捉他来做个和尚,所以弃了前妻,投师父往西拜佛。他想是离别的久了,又想起那个勾当,却才听见这个勾当,断然又有此心。呆子,你与这家子做了女婿罢,只是多拜老孙几拜,我不检举你就罢了。”那呆子道:“胡说!胡说!大家都有此心,独拿老猪出丑。常言道:和尚是色中饿鬼。那个不是如此?都这么扭扭捏捏,把好事都弄得裂了。如今,这茶水不见面,灯火没人管,虽熬了这一夜,但那匹马明日又要驮人,又要走路,再若饿上这一夜,只好剥皮罢了。你们坐着,等老猪去放放马来。”那呆子虎急急的,解了缰绳,拉出马去。悟空道:“沙僧,你且陪师父坐这里,等老孙跟他去,看他往那里放马。”唐僧道:“悟空,你看便去看他,但不可嘲他。”悟空道:“我晓得。”这大圣走出厅房,摇身一变,变作个红蜻蜓儿,飞出前门,赶上八戒。
  
      猪八戒拉着马,有草处且不教吃草,嗒嗒嗤嗤的赶着马,转到后门首去,只见那妇人,带了三个女子,在后门外闲立着,看菊花儿耍子。他娘女们看见八戒来时,三个女儿闪将进去,那妇人伫立门路中道:“小长老那里去?”这呆子丢了缰绳,上前唱个喏,道声:“娘!我来放马的。”那妇人道:“你师父忒弄精细,在我家招了女婿,却不强似做挂搭僧。”八戒笑道:“他们是奉了唐王的旨意,不敢有违君命,不肯干这件事。刚才都在前厅上栽我,我又有些奈上祝下的,只恐娘嫌我嘴长耳大。”那妇人道:“我也不嫌,只是家下无个家长,招一个倒也罢了,但恐小女儿有些儿嫌丑。”八戒道:“娘,你上复令爱,不要小看我。那唐僧人才虽俊,其实不中用。我丑自丑些,有几句口号儿。”妇人道:“你怎的说么?”八戒道:“我虽然人物丑,勤紧有些功。若言千顷地,不用使牛耕。只消一顿钯,布种及时生。没雨能求雨,无风会唤风。房舍若嫌矮,起上二三层。地下不扫,扫一扫,阴沟不通,通一通。家长里短诸般事,踢天弄井我皆能。”那妇人道:“既然干得家事,你再去与你师父商量商量看,他们应允,我便招你。”八戒道:“不用商量!他又不是我的生身父母,干与不干,都在于我。”妇人道:“也罢,也罢,等我与小女说。”看他闪进去,扑的掩上后门。八戒也不放马,将马拉向前来。怎知孙大圣已一一尽知,他转翅飞来,现了本相,先见唐僧道:“师父,悟能牵马来了。唐僧道:“马若不牵,恐怕撒欢走了。”悟空笑将起来,把那妇人与八戒说的勾当,从头说了一遍,唐僧还是不信。 不一会,见八戒将马拉来拴下,唐僧道:“你把马放了?”八戒道:“无甚好草,没处放马。”悟空道:“没处放马,可有处牵马么?”八戒闻得此言,情知走了消息,也就垂头扭颈,努嘴皱眉,半晌不言。又听得呀的一声,腰门开了,有两对红灯,一副提壶,香云霭霭,环珮叮叮,那妇人带着三个女儿,走将出来,叫真真、爱爱、怜怜,拜见那取经的人物。那女子排立厅中,朝上礼拜。果然生得标致,一个个蛾眉横翠,粉面生春。妖娆倾国色,窈窕动人心。花钿显现多娇态,绣带飘飖迥绝尘。半含笑处樱桃绽,缓步行时兰麝喷。满头珠翠,颤巍巍无数宝钗簪;遍体幽香,娇滴滴有花金缕细。说甚么楚娃美貌,西子娇容?真个是九天仙女从天降,月里嫦娥出广寒!那唐僧合掌低头,孙大圣佯佯不睬,这沙僧转背回身。你看那猪八戒,眼不转睛,淫心紊乱,色胆纵横,扭捏出悄语低声道:“有劳仙子下降。娘,请姐姐们去耶。”那三个女子,转入屏风,将一对纱灯留下。妇人道:“四位长老,可肯留心,着那个配我小女?”悟净道“我们已商议了,着那个姓猪的招赘门下。”八戒道:“兄弟,不要栽我,还从众计较。”悟空道:“还计较甚么?你们都已说合的停停当当,娘都叫了,又有甚么计较?师父做个男亲家,这婆儿做个女亲家,等老孙做个保亲,沙僧做个媒人。也不必看通书,今朝是个天恩上吉日,你来拜了师父,进去做了女婿罢。”八戒道:“弄不成!弄不成!那里好干这个勾当!”悟空道:“呆子,你那口里娘也不知叫了多少,又是甚么弄不成?快快的应成,带携我们吃些喜酒,也是好处。”他一只手揪着八戒,一只手扯住妇人道:“亲家母,带你女婿进去。”那呆子脚儿趄趄的要往那里走,那妇人即让童子展抹桌椅,铺排晚斋,管待三位亲家。然后将八戒领回后房里去了。一壁厢又吩咐庖丁排筵设宴,明晨会亲,那几个童子,又领命讫。他三众吃了斋,急急铺铺,都在客座里安歇不题。
  
          却说那八戒跟着丈母,行入里面,一层层也不知多少房舍,磕磕撞撞,尽都是门槛绊脚。八戒道:“娘,慢些儿走,我这里边路生,你带着我。”那妇人道:“这都是仓房、库房、碾房各房,还不曾到那厨房边哩。”八戒道:“好大人家!”磕磕撞撞,转湾抹角,又走了半会,才是内堂房屋。那妇人道:“女婿,你师兄说今朝是天恩上吉日,就教你招进来了。却只是仓卒间,不曾请得个阴阳,拜堂撒帐,你可朝上拜八拜儿。”八戒道:“娘说得是,你请上坐,等我也拜几拜,就当拜堂,就当谢亲,两当事一次办了,却不省事?”他丈母笑道:“也罢,也罢,果然是个省事干家的女婿。我坐着,你拜么。”咦!满堂中银烛辉煌,这呆子朝上礼拜,拜毕道:“娘,你把那个姐姐配我哩?”他丈母道:“正是这些儿疑难:我要把大女儿配你,恐二女怪;要把二女配你,恐三女怪;欲将三女配你,又恐大女怪;所以终疑未定。”八戒道:“娘,既怕相争,都与我罢,省得闹闹吵吵,乱了家法。”他丈母道:“岂有此理!你一人就占我三个女儿不成!”八戒道:“你看娘说的话。那个没有三房四妾?就再多几个,你女婿也笑纳了。我幼年间,也曾学得个熬战之法,管情一个个伏侍得他欢喜。”那妇人道:“不好!不好!我这里有一方手帕,你顶在头上,遮了脸,撞个天婚,教我女儿从你跟前走过,你伸开手扯倒那个就把那个配了你罢。”呆子依言,接了手帕,顶在头上。
  
  自语道:“自古结婚都是姑娘红帕顶头,这家人到好,叫女婿顶盖头。”正说间,他丈母叫道:“真真、爱爱、怜怜,都来撞天婚,配女婿了。”只听得环珮响亮,兰麝馨香,似有仙子来往,那呆子真个伸手去捞人。两边乱扑,左也撞不着,右也撞不着。来来往往,不知有多少女子行动,只是莫想捞着一个。东扑抱着柱子,西扑摸着板壁,两头跑晕了,站立不稳,只是打跌。前来蹬着门扇,后去撞着砖墙,磕磕撞撞,跌得嘴肿头青,坐在地下,喘气呼呼的道:“娘啊,你女儿这等乖滑得紧,捞不着一个,奈何!奈何!”那妇人与他揭了盖头道:“女婿,不是我女儿乖滑,他们大家谦让,不肯招你。”八戒道:“娘啊,既是他们不肯招我啊,你招了我罢。”那妇人道:“好女婿呀!这等没大没小的,连丈母也都要了!我这三个女儿,心性最巧,他一人结了一个珍珠汗衫儿。你若穿得那个的,就教那个招你罢。”八戒道:“好!好!好!把三件儿都拿来我穿了看。若都穿得,就教都招了罢。”那妇人转进房里,止取出一件来,递与八戒。那呆子脱下青锦布直裰,取过衫儿,就穿在身上,还未曾系上带子,扑的一下,跌倒在地,原来是几条绳紧紧绷住。那呆子疼痛难禁,这些人早已不见了。
  
          却说唐僧、悟空、沙僧一觉睡醒,不觉的东方发白。忽睁睛抬头观看。既没有大厦高堂,也没有雕梁画栋,一个个都睡在松柏林中。慌得那唐僧忙呼悟空,沙僧道:“哥哥,罢了!罢了!我们遇着鬼了!”孙悟空心中明白,微微的笑道:“怎么说?唐僧道:“你看我们睡在那里耶!”悟空道:“这松林下落得快活,但不知那呆子在那里受罪哩。”唐僧道:“那个受罪?”悟空笑道:“昨日这家娘女们,不知是那里菩萨,在此显化我等,想是半夜里去了,只苦了猪八戒受罪。”唐僧闻言,合掌顶礼,又只见那后边古柏树上,飘飘荡荡的,挂着一张简帖儿。沙僧急去取来与师父看时,却见上面有八句颂写道:
  
  骊山老母不思凡,南海菩萨请下山。
  
  普贤文殊皆是客,化成美女在林间。
  
  圣僧有德不无俗,八戒无禅更有凡。
  
  从此静心须改过,若生怠慢路途难!
  
  唐僧、悟空、沙僧正然唱念此颂,只听得林深处高声叫道:“师父啊,绷杀我了!救我一救!下次再不敢了!”唐僧道:“悟空,那叫唤的可是悟能么?”沙僧道:“正是”。悟空道:“兄弟,莫睬他,我们去罢。”唐僧道:“那呆子虽是心性愚顽,却只是一味懞直,倒也有些膂力,挑得行李,还看当日菩萨之念,救他随我们去罢,料他以后再不敢了。”那沙和尚却卷起铺盖,收拾了担子;孙大圣解缰牵马,引唐僧入林寻看。
  
  却说三人入得林子,只见那八戒绷在树上,声声叫喊,痛苦难禁。行者上前笑道:“好女婿呀!这早晚还不起来谢亲,又不到师父处报喜,还在这里卖解儿耍子哩!咄!你娘呢?你老婆呢?好个绷巴吊拷的女婿呀!”猪八戒见他来抢白着羞,咬着牙,忍着疼,不敢叫喊。沙僧见了老大不忍,放下行李,上前解了绳索救下。此时,八戒羞耻难当,对他们只是磕头礼拜。然后,撮土焚香,望空礼拜。悟空道:“你可认得那些菩萨么?”八戒道:“我已此晕倒昏迷,眼花撩乱,那认得是谁。”悟空把那简帖儿递与八戒,八戒见了颂子,更加惭愧。沙僧笑道:“二哥有这般好修为,感得四位菩萨来与你做亲!”八戒道:“兄弟再莫题起,不当人子了!从今后,我再也不敢了。就是累折骨头,也只是摩肩压担,随师父西域去也。”唐僧道:“如此才是。”悟空遂领师父上了大路,一路奔西而去。
  
  经过这次教训以后,猪八戒再也不敢起还俗成家之念。在以后的取经路上,不论遇到再大的困难,只要想起骊山老母的点化,就信心百倍,还经常自励说:“天将降大任于我,必先苦我心志,劳我筋骨,才能成我所为。”于是。和孙悟空、沙和尚一起,全心全意力保唐憎。终于得见我佛如来,取回真经。最后,被封为净坛使者。
  
  上述骊山老母变化老妇人,观音、文殊、普贤三位菩萨化身女儿,撞天婚、试禅心故事,来自吴承恩《西游记》第二十三回“三藏不忘本,四圣试禅心。”故事情节逗人心魂。唐僧取经,实有其人。据记载,唐僧从贞观三年(629年)抵瓜州,过玉门关踏上西行之路,从伊吾、高昌,到达迦毕试国,进入印度游历参学十九年,于贞观十九年(645年)返回长安。后来,唐僧奉唐王旨意,撰写了西域取经经过《大唐西域记》。在《大唐西域记》中。记述唐僧在取经往返途中,除了当时最好的交通工具小白马之外,再也没有其它人相随。孙悟空、猪八戒、沙和尚三人,完全是吴承恩神话《西游记》故事情节所需要。吴承恩《西游记》故事来自于民间,由吴承恩总结加工而成。传说,吴承恩为了搜集故事素材,曾西行来到骊山,在骊山老母殿,看到殿外大皂荚树上那个自然长出的猪脸形状疙瘩。受此启发,才在他的《西游记》中敷演出了这幕逗人心魂的撞天婚、招女婿的奇绝神话故事。

  2、骊山老姥授《阴符》记
  
  李筌是唐代学者,号少室山达观子,曾做过节度副使、刺史等官。他好学神仙修炼之术,经常游历名山,到处访高人、拜名师学习道术。
  
  却说这一天,李筌带了行囊,来到河南登封县北的中岳嵩山。这嵩山虽然势不太崇峻,但殿宇庄严,松柏成荫,处处弥荡着一股仙风道气。李筌慕名而来,游兴很高。他登上嵩山虎口崖,看到前方有一座石窟,便踏着石阶走了进去。石窟不大,四周皆石砌而成,且有泉水叮咚,透出一股清冷之气。忽然,李筌看到一方石块上放着一只玉石匣子,便走过去捧起石匣,拿到光亮处一看,见这石匣做工精细,封闭甚好。李筌将石匣置于一块大石上,跪地叩首再三,然后小心地打开石匣,一叠洁白的素绢上写着一行行经文,原来竟是人文始祖黄帝的《阴符》经卷!李筌大喜,揭开经卷再看,落款年月为南北朝时北魏的太武帝:“大魏真君二年七月七日。道士寇谦之藏之名山,用传同好。”寇谦之是北魏道教的国师,名噪一时的北方教主,早年曾在嵩山修道。这些李筌是知道的,但他却没想到时过200多年之后,能在这里得到他手抄的黄帝《阴符》经!李筌激动得浑身发抖,心理像吃了蜜糖一样高兴。他快速地把经卷包在行囊中,匆匆下山而去,只恐生出什么枝节来。到家以后,李筌在书房小心翼翼地展开经卷,发现由于年深代久,绢书已经糜烂了。于是,他便备好笔墨纸砚,认真地抄写起来。他一遍一遍地抄写,一遍一遍地研读经文义理;已抄读了数千遍,还是弄不明白经文的深义。于是,他决心再游名山大川,巡访道家高人,求其阐解《阴符》经义。
  
  李筌西行入秦川,来到骊山。骊山乃世代名山,上山游览慕拜之人有男有女,络绎不绝。李筌随着人流正要上山,就看见一个老姥头顶上挽着鬓髻,其余的长发自然地向肩周下垂;穿着破旧但很整洁的衣服,拄着一根不知名的拐杖,神清气爽,行动快捷,与常人大不相同。那老姥从李筌身边走过,看到遗失的火星烧了路旁的树,便不经意地说了一句:“火生于木,祸发必克。”李筌听后大惊,急忙上前问道:“老人家,你刚才所说的,是黄帝《阴符》经文中的话,老妈妈怎么知道这经文呢?”老姥停下脚步,对李筌说:“我传授《阴符》经文,已经三元六周甲子了。年轻人,你是怎么知道《阴符经》的呢?”李筌听后,心中暗暗惊异,原来三元一周为180年,六周共1080年了!她传授此经文已经1080年了!看来,这老妈妈必是神仙无疑!怪不得她神清气爽,与众不同呢!李筌想到这里,急忙倒身下跪,磕了几个头,恭恭敬敬地说:“弟子肉眼凡胎,不知仙人到此,我这里拜揖了!”于是,他便把在嵩山虎口崖石窟中如何得到经文,详细讲了一遍。未了,他又说:“弟子把经文抄读数千遍,依然不解其中要义,故而西行至秦,寻访高人,有幸得遇老姥,求老姥为弟子传授经义!”老姥朗然一笑,令他站起来,双脚并拢,把脸侧过去向着光亮处。老姥将他端详了一会儿,说:“能受这经符的人,将来要位列仙班,骨格相貌都要有仙人气象,才可以向他传授经文,让他领悟《阴符》大道之奥妙,掌握最难解的义理。不然的话,将来反而会受其祸害。我看你这个少年人颧骨穿过生门,寿命的纹轮与天庭相齐,血气方刚,浑身透出一股正气,品行贤达而好学法术,生性骁勇而又富于智慧,可以做我的弟子!但是,在你四十五岁时,将有一场大的劫难!”老姥拿出一张丹笔书写的符箓,穿在拐杖一端,让李筌跪而吞之。李筌照办,将那符箓吞下肚去。老姥还口中念念有词:“苍天厚土,保佑弟子平安!”接着,老姥让李筌随她来到一僻静处,两人倚石而坐,老姥便详细地讲授起《阴符》经来。《阴符》经文奥妙精奇,老姥讲得天花乱坠,李筌听得如痴如醉,不知不觉中几个时辰过去了。
  
  老姥讲完经文,又告诫李筌说:《阴符经》是天界上清宫的秘藏,道门圣者尊重的经典。用它治理国家,则天下太平无事;用它修身炼性,则能得道成仙。它不仅是权衡时机、克敌制胜的兵书,还是圣者论天布道的要典,绝不同于人间那些普通的论著。昔日有暴戾横行的人,黄帝举荐贤才,任用能人,诛灭强寇,征讨叛逆,帮助炎帝治理天下。他对蚩尤的战争,整整打了三年,战事过百而没有功成归化。于是,黄帝便清心洁身,祷告天地,检讨自责,求神仙帮忙。西王母便派身着狐裘的使者授给皇帝玉色的符箓,黄帝的诚心便能上达天界,感动天地神灵。王母又命九天玄女教黄帝用兵征战之法,赐给他《九天六甲兵信之符》,于是《阴符经》便在人间传播起来。
  
  《阴符经》约有300多字,100字传布天道运转的规律,100字讲说富国安民的法则,100字论述强兵战胜之方法,形成了上有神仙抱一之道,中有富国安民之法,下有强兵战胜之术的阐释结构。这些都是出自造化的奥妙,合乎神仙的智识。若论它的精彩奥妙,就连玄妙的《黄庭经》争奇斗胜,像八景那样美好的文章,都不能和它相比。若论它的经义的精巧机智,就是人间的孙武、吴起、韩信、白起所指挥的那些令人叹服的战争,也不足为奇了。《阴符经》又名《黄帝天机之书》,非秉赋奇特的人,是不可以轻易传授的。身体的四肢九窍不全者,吝啬贪婪、愚蠢痴呆的人,骄横奢侈、荒淫过度的人,绝不能让他们知道此经。若要传给志同道合的人,必须要先洁身吃素,斋戒数日,而后才能传给他。拥有《阴符经》书的是老师,接受此经书的是弟子。传授经卷时,不得对富贵而有钱财的人优待而特别敬重,也不得对贫困而出身低微者怠慢和冷淡。违反此规者,他的阳寿要减少20年。每年七月七日,要写成一本经书,藏在名山崖洞之中,有益于心智机算,可以加年增寿。还要送走在人身上作祟的三尸之神,用药物打下体内的寄生虫。这些要则,都要守其秘密而牢牢记住,传道时一并传给志同道合者。这样好的经卷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学到的,那些道德修养达到最高境界的圣人学了就可以得道仙去,那些德才兼备的贤人学了就可以掌握它的道法,而那些凡夫俗子学了,因心术不正反而会招来祸殃。这是因为人的思想、品行的不同而造成的。所以经书说,君子得了它可强身健体,小人得了它重利而轻生,那是因为妄传了不该传的人而泄露了天机,才造成这样的后果。泄露天机的人,要遭受三重劫难,一定要慎重啊!
  
  骊山老姥讲完上面一席话,又对李筌说:“天已到了申时了,我带有麦饭,咱们一同吃吧!”这时,李筌才感到有点饥肠辘辘了。老姥从袖内拿出一个瓦壶,让李筌到石瓮谷取水备饮。李筌来到泉边,汲水刚满,那壶忽然竟有百余斤重,李筌力不能举而使壶沉于泉中。李筌无计可施,急忙来到老姥讲经的树下,却发现老姥已不知去向了,只有数升麦饭放在石板上。李筌心情怅然,盼望老姥返回,一直等到天黑,再也未见到老姥的身影。李筌吃了老姥给他的麦饭,只觉神清气爽,从此不食人间烟火,一心求道研经。他以骊山老姥的传授,注释了《阴符》,记述了《二十四机》,著作了《太白阴经》,还著述了《中台志》《阃外春秋》。这些书都流传于世。
  
  上述骊山老姥为李筌授《阴符经》的故事,最早见之于李筌所著的《黄帝阴符经疏》的序言里。唐末道士杜光庭在《神仙感遇传》中也有记述,而宋人曾造在《集仙集》中记述得更加完善。从此,骊山老姥和她所传的《阴符经》便传之天下。
  
  《阴符经》是与《道德经》齐名的道家经典著作。因为《阴符经》为黄帝所撰,《道德经》为老子所著,故道家思想被称为黄、老学说。由于《阴符经》的思想成就和价值,所以从其成书后便有各种注释和解说。在历代的政治家、军事家和哲学家圈内,商之伊尹、周之太公、吴之范蠡,以及鬼谷子、张良、诸葛亮等,都先后注释过《阴符经》;在神仙圈内,骊山老姥以及九天玄女、广成子、吕洞宾等等,都解说或阐述过《阴符经》。骊山老姥注释和传授《阴符》经,使《阴符》要义为更多的道家弟子所领悟,这对道家思想的传播,无疑是一件大功德。

责任编辑:半塘

转载地址:  
  新书推荐 更多  
中国民俗文化丛书——民间
中国民俗文化丛书——民间
中国民俗文化丛书——民间
中国民俗文化丛书——民间
  福客话题 更多  
关于福客 - 产品服务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www.folkw.com 福客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