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话题 - 艺术家 - 旅游 - 遗产 - 专家 - 专题 - 研究 - 机构 - 商城 - mp3 - 视频 - 词典 - 网址 - 论坛 - 博客
首页  |   民俗新书架  |   民俗著作  |   民俗论文
民俗研究频道 > 民俗论文 > 正文
  《山海經-大荒經》與《尚書-堯典》的對比研究  
添加日期:2012-10-15 10:07:00 作者: 刘宗迪 新闻来源:四川大学哲学研究所 阅读:
关键词:山海经;尚书-尧典;对比研究
  
  東海之外,大荒之中,有山名大言,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合虛,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明星,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鞠陵于天、東極離瞀,日月所出。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猗天蘇門,日月所生。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壑明俊疾,日月所出。
  
  《大荒東經》又云: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孽搖頵羝,上有扶木,柱三百里,其葉如芥,有谷曰溫源谷。湯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載于鳥。
  
  湯谷、扶木(亦即扶桑)在神話中皆為日出之地,則孽搖頵羝也是日月所出之山,因此,《大荒東經》中的日月所出之山實共有七座。
  無獨有偶,《大荒西經》則有六座日月所入之山: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豐沮玉門,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龍山,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樞也,吳姖天門,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鏊鏖钜,日月所入者。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常陽之山,日月所入。
  大荒之中,有山名曰大荒之山,日月所入。
  
  《大荒西經》又云:
  
  西海之外,大荒之中,有方山者,上有青樹,名曰柜格之松,日月所出入也。
  
  方山處西方大荒之地,西方非日出之地,且日月出和入不當同于一山,故上文“日月所出入”之“出”字當為衍文,方山實僅為日月所入之山,則《大荒西經》的日月所入之山也共有七座。
  《大荒經》中的這七對日月出入之山反映了上古曆法的陰陽合曆制度。
  
  2.日月出入之山與陰陽合曆
  
  中國的傳統曆法夏曆是陰陽合曆,即一方面根據太陽的視運\動確定季節(節氣)和周年(即回歸年),另一方面根據月亮的視運\動確定月份(即朔望月)。
  首先,七對日月出入之山可據以觀測太陽運\行以確定季節和月份。地球繞太陽公轉,導致太陽相對于地球的周年視運\動是在南、北回歸線之間的往返移動,冬至大陽最南,夏至太陽最北,春、秋分適得其中,由此就導致一年寒暑冷暖的季節循環。《大荒東經》的七座日月所出之山和《大荒西經》的七座日月所入之山,就是古人在其居住地東、西方選定用來標識時節的標誌物。此說清人陳衡逢已倡之,但陳說似一直湮沒無聞,直到現代,科學史學家呂子方先生和鄭文光先生舊話重提,才引起《山海經》研究者的重視,但此說對于重估《山海經》一書性質的意義仍一直隱而未彰。
  民族學者們發現在我國西南有些少數民族中,直到現代,民間仍有使用此種依據太陽出入方位確定季節和月份的方法。涼山彝族即採用此種依據地貌的觀象授時方法。出身畢摩(彝族巫師)的彝族學者羅家修先生在《古今彝曆考》一書中稱之為“日出日落點觀測法”:“這種方法就是在日出日落的方向從南到北各選若干個自然物(如山巔、石頭、樹木、山埡)為標記,自己固定兩個觀察的位置(一個由東向西觀察日落點,一個由西向東觀察日出點),進行經常的長期的觀察,測量太陽的移動情況。……測定太陽由南向北、又由北向南移動的日期和具體時間,及各點的經過時間,根據這樣的觀測來定季節和農時。”據天文學史學家陳久金先生和彝族學者盧央、劉堯漢先生在其合著的《彝族天文學史》一書中報導,畢摩出身的沙正才每年都堅持觀測日出日入的方位,向村民預告季節和農時。書中提供了一幅沙正才本人依據其實測繪制的太陽出入季節-方位簡圖,圖中標明瞭太陽在不同季節月份出入的山頭名稱,我們不妨將這幅圖視為《大荒經圖》的“現代版”。
  
  其次,七對日月出入之山還可用于觀測月亮的朔望出沒以定日期。月有陰晴圓缺,月相的週期性變化,引人注目,人們發現用月相記日子方便而且直觀。根據每一次月相變化週期內的不同月相,就可以標誌不同的日子,西周金文和文獻中的“望”、“朔”、“朏”、“霸”等用語,就表明古人有用月相記日的習慣,戴震云:“朔、望、朏、霸,紀于月者也。”
  《大荒經》載七對“日、月出入之山”,日月並稱,表明這些山峰既可用來觀測太陽的出沒方位,也可用來觀測月亮的出入方位和月相變化,據以確定一個月的起迄。日行黃道,月行白道,白道與黃道並不重合,而是有5度左右的夾角,但這差角與黃道與赤道之間的夾角(23?5度)相比很小,因此,月亮的在一個朔望月內的周月視運\動範圍,與太陽在一個回歸年內的周年視運\動範圍基本相同,也就是說,正如太陽在一年內往返于七對山峰之間,月亮在一月之內也在六座山峰之間往返一遍,因此,對精度要求並不高的原始天文學而言,七對觀測太陽出沒的山峰同時也可用為觀測月亮出沒的“坐標系”。
  月亮與太陽的運\行有較上所述更密切的關係。眾所周知,每月的月望之日(15日或16日),在太陽黃昏時從西山墜落的同時,滿月正從東方的地平線升起。這是因為,如果忽略白道和黃道交角的話,在月望之日,月亮的赤緯恰與太陽的赤緯相等(即兩者在地球同一緯度的正上方),但方向恰好相反。了解了這一規律,觀察月亮和太陽在東西相對的一對太陽出入之山同時一升一落的日子,就可以確定一月的月中,據此自然就可推算一月的起迄。天文史學家發現,彝族文獻中就有對這種日月出入方位關係的觀測記載。
  正由于日月運\行之間存在着這樣的規律性聯繫,因此,就可根據每月望日太陽與月亮出沒方位的相對位置,確定一年十二個月的月序,並使體現月亮運\行的月序(太陰曆)與體現太陽運\行的時序(太陽曆)相互協調,制定出合理可行的陰陽合曆。既便于人們依據月相記日子,又便于人們依據季節趨農時。
  據此,《大荒西經》下面的記載就可以得到中肯的解釋了。其文云: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冬天的云

转载地址:  
  新书推荐 更多  
江城记忆——武汉故事传说
民俗文化与宗教信仰
道教与中国民间文学
民间文学引论
  福客话题 更多  
关于福客 - 产品服务 - 商务合作 - 客户服务 - 联系我们
www.folkw.com 福客网 版权所有